北京时时彩什么玩法 » 历史小说 »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» 正文
| 繁体版

时时彩走势图:第三百五十八章 保镖们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柏林阅兵之后,徐峻身边的警卫团队再次扩大了,准确的说应该是恢复了应有的规模。希特勒在位时,除了元首警卫旗队之外,还同时拥有两个精锐的团队,负责他参加公共活动或者外出旅行时的安全警卫工作。

    一个是帝国安全小组(RSD),隶属于帝国保安总局,指挥官是党卫队少将约翰.拉滕胡伯尔。

    RSD最初脱胎于巴伐利亚的一支警察小组,成员大部分是经验丰富的刑事探员,他们的职责是当希特勒在巴伐利亚境内活动时,全天候保卫这位元首的个人安全。这个小组的工作成绩得到了希特勒的肯定,于是当他将RSD的职权范围覆盖至德国全境,保卫范围也扩大到整个纳粹的领导层。

    一九三七年之后,RSD成员全都加入了党卫队,执行任务时穿着普通党卫队制服,区别是袖口上缝着由SD这两个字母构成的菱形徽章。

    另外这些人还同时拥有国防军的身份,这在当时是极为罕见的特例,统帅部授予了他们宪兵的同等职权,使他们可以入军事单位,同时有权调查、问询、逮捕任何一名国防军现役军人。

    通常当希特勒出行时,RSD会提前检查行进路线以及沿路所有的建筑与机关,他们有权调动当地的盖世太保,调查市面上有关刺杀元首的传言,找出潜在的危险分子,加以逮捕甚至就地处决。

    RSD除了护卫元首,同时也负责其他纳粹高层的保安,只要是有纳粹高层出没的大型活动,现场必定少不了RSD成员的黑色身影。

    另一个元首的警卫单位名叫“元首护卫指挥部”,简称FBK。这个团队资历很老,创建于一九二零年,最初是一个党卫队八人小队,负责在阿道夫.希特勒外出时,担任领袖的贴身警卫。

    那时候这支小队的名称是“领袖的SS护送队”,等到希特勒上台之后才改名为“元首护卫指挥部”,到了一九四零年时,这支部队的总人数已经增长到了三十七人。

    FBK是希特勒最信任的贴身保镖,他允许这些人在自己身边时,随身可以携带手枪。

    要知道希特勒生性多疑,同时极为注重等级观念,平日里即便是戈林和希姆莱,在觐见之前也必须解除武装。

    FBK的职责范围原本很广泛,对于这样一个小单位来说,工作量似乎沉重了一些。所以当RSD出现之后,就把大部分外勤工作接手了过去,使得FBK可以专心负责元首的贴身警卫工作。

    起初这个单位只从老党卫队员里挑选人员,大部分都是参加过一战的老兵,但毕竟是岁月不饶人,到了三十年代中期,老家伙们就开始力不从心了。于是这个单位开始吸收年轻的新血,到了四零年时,成员基本都是从党卫队第一装甲师里挑选了。

    前面说过FBK负责贴身护卫元首的安全,这个任务通常由一个三十三人组成的小组来承担,这些人再被分成三个十一人制小队轮换值班。而没有被选入近卫小组的FBK成员,则被授予了其他的“重要”的任务,他们成为了元首身边的司机、侍应、仆人和传令兵,最后挑剩下的那些,就送往元首在德国境内各处住宅,担任空房子的安全警卫。

    在那场让希特勒送命的阴谋里,RSD的表现非常令人怀疑,希姆莱宣称这个单位已经被海德里希所渗透,约翰.拉滕胡伯尔已经被那个阴谋家所架空。这显然是想要减轻拉滕胡伯尔少将所承担的责任,听说那位倒霉的前巴伐利亚警察和希姆莱的私交很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徐峻当时压根就没想过要放过拉滕胡伯尔,于是这位党卫队少将在希特勒死后的第四天,在柏林军事监狱的后院被实施枪决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RSD成员参与了那场阴谋,但同样也没有证据洗清他们的嫌疑。希特勒在法国的行进路线以及警卫旗队的调动是最高机密,而当时有权获知这些情报的人员名单里,并不包括莱因哈德.海德里希。

    而且事发时拉滕胡伯尔并没有和以往那样跟随在元首身边,而是呆在柏林郊外的豪华别墅里,据他自称是痔疮犯了,希特勒同意他回到柏林养病,但是他却拿不出元首的批文和医生的证明。

    不管这位少将是不是犯了痔疮,拉滕胡伯尔的屁股绝对不会干净,至于他为什么跟和海德里希勾结到一起,随着当事人全都死亡,这或许已经成为了一个永远都无法破解的谜题。

    徐峻没有多大兴趣去探究这个真相,反正背后无非围绕着欲望、野心、权力和永恒的利益问题。

    希特勒死亡时,身边只有少量的RSD成员,除了当场被击毙的,存活下来的也都被就地处决。在接下去的大清洗里,RSD首当其冲,成为了希特勒的殉葬品之一。

    事发后第二个月,这个曾经掌握巨大权力的组织就不复存在了,留在慕尼黑总部的成员全都被逮捕,关押在施塔姆海姆监狱里,把他们曾经使用在“危险分子”身上的手段尝了一个遍,最终能撑着走上人民法庭的,全都堪称是铁骨铮铮的好汉,随后法官满怀钦佩的把他们送上了绞刑台。

    跟随在希特勒身边的一支FBK十一人小队,如同他们誓言里所讲的那样,为元首战斗到了最后一息。虽然他们经受过严格的作战训练,但是在对手压倒性的自动火力之下,仅凭他们手上的PK手枪,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。

    指挥官布鲁诺中校用战死洗脱了他与FBK身上的嫌疑,但是却无法让这个单位摆脱随后的政治大清洗。

    这些人全都是希特勒的死忠,徐峻根本不准备,而且也没有那份精力和时间,对这支部队进行仔细甄别。

    不过看在希姆莱求情的份上,原有的FBK只是被解散,人员全都被退回了他们原本所在的单位,另外在最近的这几年时间里,他们时刻都会处在在盖世太保的监视之中,不过到目前为止,还没发现里面哪个人表现出对新元首不满。

    徐峻上台后的保安工作,基本是由身边的副官处负责的。人员来自于党卫队和陆军警卫营,不少人在敦刻尔克战役时就跟着他了,对于这些士兵徐峻是相当信任的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回到德国之后,随身的警卫任务就由新组建的元首警卫旗队接手了,虽然成员一个个忠不可言,但是和当年的RSD相比,他们缺乏嗅出危险的经验。

    另外徐峻的贴身警卫力量也显得有些薄弱,他身边的事务繁多,光靠道根和伦道夫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希姆莱热心的提出了重建RSD和FBK的建议,徐峻经过再三考虑,最终同意了希姆莱的意见,下令由保安总局和奥丁之眼负责牵头,共同担负起重建这两个单位的工作。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P们,我是锋锐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    


    

  • 《找到你》姚晨马伊琍首谈“哭戏” 制片人回应抄袭质疑 2019-04-25
  • 斯柯达全新SUV柯珞克将于3月上市 2019-04-19
  • 勇士最被低估之人:他曾将科比压制 狂言下一场50分 2019-04-16
  • 2018年,这些税改与你的钱包有关 2019-04-13
  • 私扫码付不加控制党政和人行国有银行国有企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2019-04-09
  • 人民网驻宁波记者报道集(无效) 2019-04-09
  • 泰媒:2名中国游客在泰遭殴打 因把行李包放座位上被多次提醒 2019-04-02
  • 挪用近30万报纸征订款赌博 河南一报社聘用制干部获刑 2019-04-01
  • 北戴河孔雀城邀你·幸福荧光 亲海欢乐跑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4-01
  • 侯马国土局召开民生领域腐败和不正之风专项整治工作会议 2019-03-28
  • 北京12.4万人申报积分落户 初核结果7月31日后公布 2019-03-28
  • “草原英雄小姐妹”走进山城 2019-03-25
  • 多彩课堂熔铸红色魂——甘祖昌干部学院教学素描 2019-03-25
  • 今年金头盔歼10全输歼11,为什么?凤凰军机处 2019-03-24
  • 保温杯,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-03-22
  • 110| 135| 634| 117| 968| 393| 378| 249| 628| 31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