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时时彩什么玩法 » 历史小说 » 明朝败家子 » 正文
| 繁体版

时时彩真能赚钱吗:第一百二十九章:语不惊人死不休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王守仁深深地盯着方继藩,眼中写满了期待,就等着方继藩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!”方继藩撇撇嘴,一脸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哈,你想知道就告诉你?下一次你若是还有什么疑问,岂不是要将我方家给拆了?

    天可怜见,虽然我方继藩分分钟几百文铜钱上下,也受不了你这般折腾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守仁无言了。

    说到余姚王氏,好歹也是世家大族,其父王华,更是大儒,成化年间的状元,王家的前途一直被人所看好,便连李东阳,都极是喜欢王守仁,认为王守仁的前途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而王家与内阁大学士谢迁的老家相距不远,更是世交旧谊,王守仁几次都被邀请去谢家的府邸做客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到了方继藩面前,似乎这位方公子对于他……

    王守仁不禁苦笑,满脸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,似乎还有死缠烂打的打算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外头又传来了门子的声音:“少爷,少爷……宫中来人了,宣少爷进宫觐见?!?br />
    宫里头,怕也已得知消息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正好脱身:“记得赔钱啊,来都来了,就坐坐吧,伯虎、伯仁、子川、元祐,你们几个好生招待一下,我就先走了啊?!?br />
    将金腰带系好,方继藩已撇下了王守仁,匆匆的入宫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宫中,似乎对于战事的不利,是早有准备的。

    既是剿贼,朝廷也早习惯了战事失利,这王轼毕竟还算是本份,至少还没有将事情捂着,而是诚恳的向朝廷上书请罪。

    唯一令人震惊的却是,当弘治皇帝与阁臣们坐在一起讨论此事时,太子心急火燎的入宫,提及到了方继藩竟有此预测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弘治皇帝的脸,已是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坑,真坑??!

    这家伙就是管不住嘴的,说什么中什么,真是个巨坑啊。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,君臣们还是震撼于方继藩的预言能力,尤其是朱厚照,到现在都还回不过神来,他站在一边,感觉整个人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明明……王轼的战略是对的啊,本宫熟读了这么多年的兵法,竟还不如老方……

    真是……情何以堪啊。

    现在,所有人都是满腹疑惑,只等方继藩来解开这个谜团。

    等待总是带着焦躁的,好不容易等到了方继藩来,他一进暖阁,还未开口,便已有宦官将一份奏疏塞到了方继藩的手里。

    方继藩打开,匆匆地浏览了一遍,这是王轼将受挫的情况说了一遍,和前世历史中所记录的并没有什么不同,嗯,不新鲜。

    所以当方继藩抬眸起来,便看到一双双火辣辣的眼睛,很不约而同地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方继藩只好咳嗽一声道:“臣见过陛下,陛下的气色真是好极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耐烦地磕了磕御案,谁愿意听你什么鸟生鱼汤之类的屁话,很惯性地道:“说重点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重点啊,陛下乃万乘之君,亿万臣民福祉所系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瞪大了眼睛,眼中有点火,眼前这家伙最擅长的,就是调唇弄舌,不过弘治皇帝显然已经习惯了,很直接的道:“朕问的,乃是贵州的事,你何以认为都督贵州军事的王轼会无功而返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所有人顿时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贵州的军事,可能如太子朱厚照这样的人,会犯教条主义的错误,从而做出错误的预判,毕竟这里的君臣,虽无一不是精明无比,可毕竟人远在京师,不可能完全掌控贵州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预测得如此精准,这就显得过于妖孽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知道,迟早会有人问到这个问题上,所以此番他其实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先是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此时是万万不可自鸣得意的,贵州那儿传来了噩耗,倘若这场噩耗,方继藩自鸣得意,这等于是作死了。

    在一声苦笑之后,方继藩哭笑不得地道:“其实臣也不想这样的?!?br />
    这是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自己绝不希望贵州损兵折将,他和陛下,与太子,与诸位大臣们的心思都一样,对此十分惋惜。

    接下来,方继藩才道:“臣之所以认为必定会损兵折将,是因为看到了我大明马政上最大的弊端!”

    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历来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    其实所有人都以为,方继藩是个玩侉子,是个人渣,或者,是个没头绪的家伙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在一开始时,方继藩确实想要摆脱从前那个败家子留给自己的印记。而如今,他却开始享受这样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人渣败类、败家子、纨绔子弟、坏人!这一个个身份,其实挺好的。

    甚至脑残患者,这简直就是上天给予方继藩的恩赐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层身份,自己无论做什么,都有了一个合理的借口,自己做了坏事,也有了挡箭牌。

    可倘若一不留神,做了什么好事,那顿时令人刮目相看,就如BIAO子从良一般,会得到无数人欣慰的鲜花和掌声。

    此时,他心里只剩下感慨了,人哪,真不能太善,那坏人做了一辈子的坏事,最后做了件好事,就会被人赞扬!说这人其实本质不坏!好人做了一辈子好事,只要做了一件坏事,人家就会说你装了一辈子,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!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现在的方继藩,进退自如,即便偶尔在皇帝面前放肆,皇帝也一般不会计较,这可不是寻常人能换来的特权??扇羰欠郊谭陨宰隽艘欢〉愫檬?,都足以让陛下心生惊喜,觉得方继藩本质上是好的,不坏,有才华,只是被人误解,是弱势群体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!”弘治皇帝自然不知方继藩心里在感慨什么,他的心思现在全都放在方继藩所谓的最大的弊端上?!?br />
    只见方继藩道:“敢问陛下,汉武帝击匈奴,倚仗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呆住了,他左右四顾,目光落在谢迁的身上,谢迁便道:“武帝目光如炬,有宏图大志……”

    “错!”又是人定胜天的这一套,方继藩直接打断了谢迁的回答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无礼了。

    谢迁却只能朝他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方继藩慨然道:“匈奴的强大,在于他们的士兵,自幼便学习骑射,他们天生,就是马背上的战士,所以一旦开战,便无往而不利。而汉武帝打击匈奴,所依靠的,却是圈养更矫健的战马,操练骑射功夫更加了得的骑兵,寻觅匈奴人,与之死战。匈奴人能弯弓射马,而我汉军亦能弯弓射马,匈奴人能日行八百,我汉儿亦可在漠北之地,长途奔袭,疾奔数百里。无论是大将军卫青,亦或是冠军侯,都以骑军见长,出关之后,便飞骑勒马,四处出击,寻觅匈奴人,即便是遭遇匈奴骑军,亦是以铁骑对其冲杀,摧枯拉朽,将匈奴人赖以致胜的骑军杀得片甲不留。陛下……汉之所以强,皆赖于此。以至到了汉亡,天下三分,乃至一个寻常的军阀,区区公孙瓒、刘虞之辈,亦是以一郡之兵,使胡人不敢应其锋芒?!?br />
    “时至今日,大明马政已是败坏,克敌制胜的法宝,早已不再是以强制强,而是借着城墙和火器之威,与胡人决战,这等战法,防守固然有余,可要歼敌,却是远远不足,以至于塞外的鞑靼人,猖獗至此?!?br />
    “自然……”方继藩顿了顿:“制胡之策,显然微臣说的有些大了,还是说说贵州的叛军吧,云贵的土人,善于隐匿于山地之间,神出鬼没,而剿贼的大军呢,却多是自各地调来的客军,有的来自南直隶,有的来自湖广,有的来自江浙,他们初来乍到,还未习惯云贵的气候,便贸然作战,太子殿下,看过了王轼大人的方略之后,认为王轼必胜,而臣之所以认为必定受挫,大抵因为如此,因为方略再好,也需有人执行和贯彻,否则,不过是笑话罢了?!?br />
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,才又道:“其实朝廷剿贼,根本无需从各地调动数万大军,米鲁的叛军,也不过是万人而已,想来老弱妇孺,占了多数,真正的精锐,也不过数千,对付这些土人,理应专门操练山地作战,熟悉云贵地理的山地营,这便如武帝以大汉骑军击匈奴一般,以强对强,只要朝廷肯下功夫,五千山地营精锐,足以震云贵?!?br />
    他侃侃而谈,令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默然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确实妖孽,可他的见解,也确实有其道理。

    朱厚照听得甚至眼中闪了光彩,他终于明白,并非是自己方略错了,原来错就错在没有可用的官兵,这样一想,他忍不住带着几分崇敬地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老方说的不错啊,想不到,这家伙竟还精通马政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自告奋勇地看向弘治皇帝道:“父皇,儿臣愿为父皇分忧,操练一支军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弘治皇帝瞪了朱厚照一眼。

    朱厚照吓得连忙垂下头,不敢继续说了。
  • 2017年亚洲消费电子展(CES Asia 2017) 2018-11-28
  • 安徽构建“三有”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8-11-28
  • 力压朱婷!天才球星成为周最佳 论实力无愧世界第二人 2018-08-18
  • 曾祖父、曾祖母、祖父、祖母、父亲、母亲、重孙。一家7人,如果两家联姻,两家共十四人,请问:“看着就想笑”你那15人是咋算出来的? 2018-08-10
  • 震后十年·追忆与新生:那是我生命中最深的印记 2018-08-10
  • “一带一路”中小企业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三大亮点 2018-08-09
  • 夏粮生产 绿色优质亮点多 2018-08-09
  • 《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》颁布十周年专题 2018-08-01
  • 404| 369| 929| 958| 541| 249| 501| 412| 414| 211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