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时时彩什么玩法 » 历史小说 » 魔傀 » 正文
| 繁体版

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:第一三二章:唯顾眼前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夜渐深,两条身影悄悄爬上距离青峡几百米的土坡,偶尔有叮当的声音发出。

    “......很乱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少主在那里?!?br />
    “小神仙?在哪?看不见?!?br />
    “听到的。咦?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军营里有人?!?br />
    “废话,哎哎,干吗去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朋友?!?br />
    “那也别......小心点?!?br />
    叮叮当当的声音继续响着,潜行者在黑暗中摸过去,这时候,军营正发生疯马之后的又一次骚乱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青峡两侧都是山峰,连绵起伏,夜色中如同一排排怪兽。距离谷口最近的山顶,陆亢静静地俯视着下方,身形与夜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疯马,乱战,劝说,威慑,下方发生的故事跌宕起伏,陆亢目光平淡,神情沉默而坚决。但在老神仙表明“不管不问”的时候,他动了动唇角,随后方笑云说出“你跟我走”时,他又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陆亢再度挑眉,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月仙子,你还是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能来吗?”

    五色灵光飘上来,奇怪的是夜幕中居然没有人留意,仙女般的女孩儿轻笑着,神色恢复到往日略显顽皮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陆大捕头追捕逃犯,小女子看看热闹都不行?”

    陆亢心头微微苦笑,暗想这小女子,咳,倒也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“看看......自然是可以的?!?br />
    灵光停在皂衣旁边,五彩也照不亮那片黑,苏小月似乎有点不高兴,眉尖蹙起来。

    “疑犯就在下方,陆捕头为何不抓他?”

    “......将军府如能做到,陆某不露面为好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赫连纯美要被骗了喔?!?br />
    “唉,纯美心地善良,就是太单纯?!?br />
    “单纯吗?”

    “月仙子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您不觉得方笑云玩火自焚?”

    “为何如此说?”

    “他想把赫连纯美拐走,岂不等于和将军府勾勾搭搭?!薄罢?.....”勾搭这种词从苏小月口中说出来,着实令陆亢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将来三边立住脚,哦哦,南接古越蛮族,西连庞山西陵,啧,圣上恐怕不会高兴?!?br />
    “......月仙子高见?!?br />
    “唉,不知道赫连纯美有没有想过这点?”

    “陆某不知?!?br />
    “您觉得三边是乱点好还是治起来好?”

    “......陆某不知?!?br />
    “又不知啊。那您要管吗?”

    “于公于私,都是要管的?!?br />
    “呵呵?!?br />
    “月仙子也要插手?”

    “我没这样说啊。我先看看?!?br />
    “月仙子......”陆亢想了想?!靶闩宸馐奈唇?,苏老太君向来回避朝堂之事?!?br />
    “我没说要插手啊,陆大捕头想多了?!?br />
    “......方笑云毕竟是杀害小王爷的凶手!”陆亢的声音严厉了些。

    “他说不是耶,还说自己有证据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先看看证据?!?br />
    言罢,陆亢深深吸一口气,脚尖轻点大地,凌空一跃。

    百丈悬崖,一冲到底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我来抓他,他竟然想把我带走,真的是......逃亡也能逃出风格。

    山上谈论着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,山下的人并不像山上交谈中那样思虑深远。此时此刻,赫连纯美内心挣扎,想的还是“追捕”与“脱身”,纵有延伸也很有限。

    他想治三边,他是逃犯......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,称得上千古奇谈。

    不能去,不去......脸也已经丢了。

    父亲会气死的,母亲那边......事情彻底解决前,父亲应该会瞒着她。

    流言蜚语,其他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跟住他,至少不会找不到人。父亲会派高手过来,等抓住方笑云,影响就没有了吧。

    忍辱负重,为了死去的人?

    方笑云不会想不到这些。他那么奸诈,怎么会有没防备。

    有后手,不,有奸计。

    他虽然嘴上说的厉害,其实在这里动不了我。老神仙可以不帮我抓方笑云,但是他不敢看着我出事。

    要不要利用这点,拼一下?

    我有几百人,他才一个,只有他自己!

    应该抓住他才对的啊,可是......没士气了。

    方笑云也知道的吧,他一定知道。他看准了,他以退为进,不,以进为退。

    治理三边——倒也确实是好事??伤翘臃?,罪名能不能洗清还没一定。

    他到底怎么想的?

    他在想些什么呢?

    心里转着各种念头,周围却已经忙碌起来,少将军既然不下令,兵将们只好抓住机会做些必须做的事情。遗落的火把找出来,呻吟的伤员集中到一起,有人送来几顶帐篷、药物,怎么看都不像打仗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考虑,毕竟这么大的事情......职责所在,大家都很辛苦??墒蔷热艘埠苤匾?,现在这样很好啊,这样多好。呃,那边有一个?!?br />
    赫连纯美在思考,方笑云在唠叨。他在战场走来走去,时不时说上一两句,落在玄甲军将士耳中难免会有炫耀、卖弄、沾沾自喜的味道,偶尔有人翻着白眼,投以愤怒的目光,他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这只是表面。

    赫连纯美之前讲述过一桩事实:从来没有修行者能单独对抗军队,除了圣人。

    一个圣字,代表着超越人间的力量,圣人举手劈波斩浪,动念方寸之间,想打便可翻天覆地,要走的时候顷刻千里。

    世界上只有那几个站在塔尖的人才能无视数量,其余无论多强悍,都能用人海推死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包围中笑谈风云,方笑云心里时刻都在打鼓。倘若赫连纯美下令,三百多玄甲并将一窝蜂上来,他能做的不过是杀出重围,倘若三把枪加入,他或许跑也跑不了。老神仙若出手,结果就注定了。

    两军对垒,夺气最重要,因为最开始的挫折,玄甲军伤亡惨重。那个时候,方笑云想走的话已经走了,不走就要冒着对手重振士气的危险。

    出于某些原因,他一时舍不得走,不想走就不能退。对着几百名如狼似虎的兵将,但凡一丝露怯,出现一点点迟疑,心怀仇恨玄甲兵将就有可能杀过来、甚至都不用赫连纯美下令。

    自辩、放鬼、伤人,这些举动只有一个目的:威慑!他要让赫连纯美犹豫,让三把枪忌惮,让周围的几百人不敢轻动。

    至于老神仙,方笑云抱着赌一把的念头,结果不坏、但也算不上很好。他不奢望老家伙临阵反戈,那想法太蠢,方笑云希望他接句话,明也好暗也好,比如说点“三边功绩”“民生疾苦”“做大事不可拘泥形式”“非常人为非常事”等等。当时那种气氛,老神仙如果这样讲,必然会对军心士气产生影响,赫连纯美拼命的念头自然也就弱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说老神仙会不会朝自己出手,方笑云权衡之后认为可能性不大,毕竟之前有那么多往事打底,而且他一来就表态自己有证据洗清嫌疑,老神仙纵不全信,大概也不会想致其于死地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的局面还不错,但不可松懈,要抓住机会将玄甲军的士气进一步压平,还要让赫连纯美看到。

    方笑云的办法是:参与救治伤员。

    “这儿有一个,活的。哎,过来搭把手?!?br />
    凭借强悍的夜视能力,他指点着接连救起来几个人,到这时候,周围已经没有了战斗的气息,方笑云的行为也越发随意大胆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拦着,他越走越远,循着微弱的声音找到几匹马纠缠成一团的战马,有个倒霉鬼被压在最下面。

    “叫你呢,发什么愣?”

    附近有个士卒经过,方笑云连着叫了两声,他才愕然、悻悻然地转回头,样子看起来非常年轻。

    “走开,不用你帮?!?br />
    “好啊?!狈叫υ菩πφ镜揭慌?。

    年轻士卒过去拖已经死掉的战马,一边用力一边不停流泪。他身上原本有些伤,奋力也只能拽起来马头,憋了两三下之后便脱了手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马头重重砸回,下面的伤兵哼了一声。年轻士卒顿时慌了,一边扑上去,哭喊着叫人帮忙。偏偏这地方距离中心有点远,周围兵将也都没闲着,虽有回应,一时却没有人马上过来。

    “袁大哥,你......快来人啊......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方笑云走过去,抓住年轻士卒的肩膀把他甩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刚刚吆喝一声,战马的尸体贴着他的身体飞出去,呼啸的风拂面,阴影在黑暗中异常巨大,强烈的压迫感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你!你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赌什么气啊?!狈叫υ扑媸职蚜硗饬狡フ铰砼部?。

    “小齐,小齐怎么了?”几支摇晃的火把飞奔过来,看到方笑云,士卒们的身形微顿,一个个神色异常复杂。

    这货竟然不肯走了,咱们这些人,是来追捕他的??!

    ......先救人吧。

    “呃,没事......”

    姓齐的年轻士卒还在震撼当中,想想之前方笑云喊自己帮忙,突然憋出来一句。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    什么?忙着救人的士卒疑惑地目光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他说我是骗子?!?br />
    方笑云笑笑,正要说下去,忽听赫连纯美在远处扬声。

    “方笑云,回来?!?br />
    “呃,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方笑云应了句,转身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想想也差不多了,好消息还是坏消息?”

    赫连纯美翻翻眼皮,心里想接下来的话说出口,可就收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总归要说的。

    “小王爷已经死了,你是最大疑凶,不能因为几句话就改变。你把证据给我一个人看,只要是真的,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方笑云愣了愣,尚未来得及开口,忽听远处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可?!?br />
    伴随着涌过来的风,皂衣身形缓缓行来,逐渐摆脱黑暗的笼罩。

    “方侯如有证据证明清白,请把它交给我?!?br />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  • 2017年亚洲消费电子展(CES Asia 2017) 2018-11-28
  • 安徽构建“三有”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8-11-28
  • 力压朱婷!天才球星成为周最佳 论实力无愧世界第二人 2018-08-18
  • 曾祖父、曾祖母、祖父、祖母、父亲、母亲、重孙。一家7人,如果两家联姻,两家共十四人,请问:“看着就想笑”你那15人是咋算出来的? 2018-08-10
  • 震后十年·追忆与新生:那是我生命中最深的印记 2018-08-10
  • “一带一路”中小企业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三大亮点 2018-08-09
  • 夏粮生产 绿色优质亮点多 2018-08-09
  • 《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》颁布十周年专题 2018-08-01
  • 654| 657| 562| 216| 609| 868| 333| 267| 513| 40|